<delect id="tlnh3"><form id="tlnh3"></form></delect>

<p id="tlnh3"><nobr id="tlnh3"></nobr></p>

    最新資訊
    COMPANY NEWS

    景德鎮把燒陶瓷的磚窯變成了博物館

    外殼“求美”,內核“求學”,是博物館建筑語言與策展語言高度融合的最佳狀態。


    外殼用心,會影響到內核的方方面面。擁有一個經典的建筑設計,博物館的未來建設就成功了一半。

    9月剛開放的景德鎮御窯博物館,就把博物館本身做成了一件大型展覽作品,在建筑設計上代表了中國博物館設計的一個新蛻變。

    “根源”

    獨一無二的城市基因/

    御窯博物館的外形以瓷窯為原型,以舊窯磚混合新磚為材料,設計了8個大小不一、長短不一、兩頭透風的雙曲面拱券結構。


    拱券貫通上下兩層。浮在地表的上半截宛若一個個正在運轉的當地瓷窯。

    一個建筑需要通過一種不完整的方式,一種多孔的形態,等待內容注入,形成和周邊環境的有機融合。

    這種理念涉及到自然建筑的實質。朱锫始終認為,自然建筑的實質就是挖掘根源,用一種當代的觀念實現新經驗的創造。



    他一直期待人、活動、事件進入這座建筑——因為他認為建筑是“不完整的完整”。

    “建筑的建成之日不是它最輝煌的時刻。只有當人、自然、活動進入時,建筑才迎來他的輝煌的時刻!

    理解了朱锫的這句話,就不難理解御窯博物館為何呈現出看似無用、看似空虛的內部布局。

    “蛻變”

    歷經淬煉后的浴火而變/

    御窯博物館的建筑設計,代表著中國建筑設計的新蛻變。


    它突破了傳統博物館中規中矩的建筑形態以及與當地文化貌合神離似的結合,真正萃取到了當地文化的根源,并將之巧妙地注入到了整個博物館的建筑設計之中。

    御窯博物館,是以展出景德鎮瓷器文化為使命,是未來景德鎮打造世界瓷都的重要力量。展覽和展品必然是其穩固文化地位的重中之重。

    朱锫的巧妙設計,直接給御窯博物館增添了一件重要展品——深植景德鎮第一自然和第二自然文化根源的“御窯博物館本身”——成為了展示景德鎮瓷器文化的一件重要藝術展品。

    博物館空間設計的“蛻變”賦予了博物館空間利用更多的可能。



    對于博物館的空間設計,著名藝術家、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徐冰就分享了他自己關于美術館空間設計的故事。

    他剛開始在國際上活動時,特別喜歡大而方的空間,因為當時國內沒有。之后去了一個后現代建筑師的代表——彼得·艾森曼設計的美術館。

    那個空間在兩個城市之間,建筑中間還插著舊建筑,很多人評價這個建筑就像外星人扔在地上的一堆垃圾。面對尖角度的屋子和高低不平的地面,他不知所措。

    可是后來徐冰才發現,越是這種空間,越能把你的思維推到了一個死角和極限,強迫你的思維要走得更遠。十分規矩的空間卻無法刺激你的思維繼續推進。

    刺激策展人的思維不斷前進,或許便是由多個規格各異的拱券結構組成的御窯博物館空間設計“蛻變”更重要的意義所在。
    [返回]
    波多野结衣喷水最猛一部